野三坡旅游網 >> 游記攻略 >> 云之凡:帝都美景野三坡
聯系我們
你開心,我就開心!
店長:亮嫂
手機(微信):010-84378188
野三坡土著,跟哪兒都熟
總經理:喬治哥-隗杰
手機(微信):18911893194

云之凡:帝都美景野三坡

有山人家.野三坡高端優享酒店 更新時間:2014-08-06 熱度:

前記:

高考、中考過后有一兩個星期左右的休閑時間,不少家住附近省市的同事都乘空回了趟家。沒有回去的,就合在一起組織了一次京郊游——野三坡行(實際已是河北地界了)。沒有想到,“京郊”還有這般的一處好所在,“帝都”還真是風水寶地。

7月11日早8:00出發,至第二日下午返程。已經過去了許久,再不動動筆記錄記錄就要忘記了。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整理一下做些記錄,我自個兒的先且完成了罷,也算功德一件!

(一)

都說山水絕佳處可以靜滌心志,此番野三坡行恰是驗證了這一說法。

一向以為山野自然之趣只適宜于個人獨自靜賞,披荊拂莽,往那溪谷或是云峰深處騰挪,去探尋山靈的秘密。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從文貍,辛夷車兮結桂旗。被石蘭兮帶杜衡,折芳馨兮遺所思。余處幽篁兮終不見天,路險難兮獨后來。表獨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晝晦,東風飄兮神靈雨。留靈修兮憺忘歸,歲既晏兮孰華予?采三秀兮於山間,石磊磊兮葛曼曼。怨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閑。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廕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又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

是山里的流嵐虹霓、瑞草瓊柯孕生了這樣美麗的山之精靈。她翩若驚鴻,宛若游龍,難覓蹤跡,或為潮潤的風里一縷幽馨的氣息,或為草尖上梭梭摩摩的雨點的足跡,或為不經意間挑動你帽沿兒的一條柔嫩的小枝。但我更情愿她是山峰上倏然而逝,拂舒云卷,掣動霓駒九萬里奔騁馳暢的模樣,于是空際里便傳來了萬馬的奔嘯,霎時豪霖澆漓,扯天扯地的雨線在乾坤間續起億萬根冰絲的弦索,奏響一曲壯懷的歌。

這等樣的山之精靈,惟有調動靈府方能追蹤,而靈府的調動需要虛靜,獨行于是成為必需。

但結伴而游亦有結伴而游的好處,比如這一次。這個時候不再能夠靜下靈府來與神冥相接,降了一等山行的妙趣,但卻也收獲了一份結納純摯心靈的機會。如前文所說的那樣,大抵山水自然是可以靜化人心的,與他人相接時便可多捧奉出一些真誠、樸厚,那心的泉窩兒里,那眼的笑窩兒里,那話語的蜜窩兒里,汩汩而溢流出的,都是純與真。

(圖一)景區入口處

(圖二  大門內一角)

下了大巴后先是與眾人結伴而行,導游小姐雜于人群斑駁的衣衫之中,至“百里峽”后不久便消匿了蹤影。如此,一行人便也得了自由,各自呼朋引伴作鳥獸散了。

但無論是散鳥還是散獸,最后也都還是會不時地在途中不期而遇,畢竟山道僅有一條,其間雖岔出一條別道,也僅只是通往纜車的路經。

來游的自然不只是我們,亦且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其他游客,大家雜在一處早已不辯“組織”,偶爾打一個照面,也是友好、宛然地那么粲然一笑。

(圖一:女導游及景區線路圖)

(圖二:游人們)

山并不因了人聲的喧雜而絲毫動容,依舊堅穩、淡然地立在那里,暗地里卻悄悄地吐納著芳冽的氣息,嗅之令人熏然。那山石崚嶒、黝黑,摸起來潮濕而冰凜,但因著這芳冽的氣息,使你分明地感受到了她肌膚的溫熱。

(圖一:山行道上)

兩側的山相對而生,直插云天。中間的青石路,僅容十數個人并肩而行,路旁各有一條清溪潺湲著自山林深處流出。李白《望天門山》中有句云:“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眼前的情景則差可擬為:“兩山相對又相出,中有清澗石中來”。

山上雜草、短木叢生。草多為一種俗名叫做“光棍兒草”的“獨生草”,原因是其獨根、獨莖又獨葉。走完整個峽谷后發現:漫山遍野地生著這種草,為“心”的形狀,就不禁想到:不知道是哪個傷心人曾來此絕境化作了這草,留下滿谷觸目驚心的傷感!

樹則多為榆樹,那皺褶得如同裙裾縐邊的葉子在空際飛迭而出,或倚巖倒掛或昂揚直上,在天幕的映襯下,枝枝了了,葉葉分明,令人油然而生出一股飛舉之情,直要上前去相偎。

(圖一:百里峽1)

說明:游人如織,老幼婦孺也不落后

(圖二:百里峽2)

(圖三:百里峽3)

說明:圖片2里面臨水而望的小美女云云看的是什么呀?就是它咯!

(圖四:百里峽4)圖一:獨生草

(圖一:獨生草)

(圖二:山上的樹木)

復前行,攀巖附石上得山來,由一小口入,不幾步,便復又開豁,為先前那般青石板的路面了。

200米遠近外便是乘坐索道的岔路口了。除了歇腳的游人,也有當地的轎夫或景區的工作人員,他們大都赤膊袒腹地坐在椅上納涼、聊天。路口旁邊不遠處另一路口的盡頭即為登山木梯處。行至此,已有疲意,但依舊是那股子不服輸的勁頭,就憋起股氣,抖擻起精神來跑了上去。

王粹、姜會、王連澤、張彥瑞也陸續跟上來,大家于是結伴而行。王粹提著雪青色裙子的衣擺,戴著當地山民們拿樹葉做的草帽,秀氣而優雅地走著。姜會則靜靜的,話不多,長裙輕曳,帽掩發瀑,高挑的身段兒在絡繹往來的人群中綽約生姿,令人想到西方古典時期的美人兒。王連澤也跑得很輕快,與我比起賽來。張彥瑞則大踏步地走著,聲如洪鐘,直踏得木鋪的山梯都震動了。我提醒他輕一點,免得殃及池魚,他笑言他那是“勻速機械運動”,爬到山頂也不會像我們那樣傷筋動骨。

應該說我的體力和耐力都很不錯,最后第一個登到了山頂。略作停留,下山時又是首當其沖行在大部隊的最前面。其間,回首望去,王粹也開始下山了,依舊手提著雪青的裙裾悠慢而堅穩地行著,從下面看,如同天山少女下凡塵那般。

(圖六:登頂)

(圖:左起張彥瑞、王粹、我、王連澤、姜會)

說明:感覺我有些格格不入啊,像是夾在兩對戀人之間主持相親節目

(圖:美女一枚)

說明:被曬得黑得放亮

(二)

晚上去戶外場館觀看演出,原本只是為了消遣,卻不想節目異乎尋常的精彩。場館形式略類于體育場,前面數十排安排有鐵制的靠背椅,隔著一條行道,則是普通的水泥凳席,——用石凳取代了塑膠椅子。雖則簡陋,卻也收到了“野趣”之效。舞臺很寬敞,正中靠后立著一塊大型LED顯示屏。以之為基準,左右依次各排列著三塊可移動的屏幕。七塊屏恰呈一個正“八”字分布,如此,就拉升了舞臺的廣度。(很可惜這一部分沒有拍下來)

開場是持續約十分鐘左右的搖滾樂及無數道綠色激光束,頗具氣勢,空氣中的閑散氣氛頓時掃蕩一空,令人精神為之一肅。五六分鐘后,燈光和樂聲戛然而止,左右兩側的顯示屏上移動顯示著景區背景的介紹文字(此處在戰國時代曾為燕國領土,近代名人有祖沖之、祖逖等人),音箱中則為圓潤京腔的解說。解說方結束,舞臺與觀眾席之間靠場館圍墻的一處高臺上忽然一聲炸響,眾人忙循聲聚焦視線時,第二聲,緊接著是第三聲、第四聲連續炸響。然后,追光燈打在的高臺上,一人一猿出現在那里,二者一去一來比劃著拳腳。在他們旁邊矮一處的高臺(為一蹦床)上則是另一只小猿在翻空騰躍,并不時地跳上最高臺繼承亡去的同類向人類挑戰,然終未能匹敵。

燈滅后,舞臺上即奔出一群扮成猿猴的演員,“吱吱吱吱”,猴行著,跳躍、打滾、蕩藤蘿、疊羅漢……作嘯呼嬉戲狀。隨后,寂夜的黑暗里猛地騰起一團烈焰,漸漸地,這烈焰蔓延開去,而成燎原之勢,左側被點燃,旋即又擴而向后蔓延到整個舞臺。烈焰灼灼里,但見人猿們騰突跳躍,追逐狂歡……

倏地,音樂一止,人猿們應聲伏地。時間在人們的屏息凝神中過去了一秒、兩秒,然后從舞臺上傳來了一段舒緩的鼓聲:“嘣嘣嘣,噌噌,嘣嘣嘣,噌噌,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噌噌……”先時倒地的人猿隨著鼓的節奏漸次直立起來……看到這一段,觀眾們都已經明白了這是在講述人類先祖得火種而由猿演變成人過程,形象生動,不禁爆發出熱烈的掌聲,而我亦在心中暗自歡呼:開場不俗,后面自然不會是乏味的了。

果不其然,這一幕過后,便是以當地早幾年的洪災為背景創作的“水宮嬉游”的舞蹈。一群(約50人上下)著銀色亮片人魚裝的妙齡女子踏著泠泠的笛聲奔上臺來,在澹蕩的琵琶曲中曼舞輕歌。那美妙靈活的身段兒,柔美優雅的舞姿,讓在場的人都屏住氣息了,男觀眾們如此,女觀眾們亦如此。

正在大家暗自嘆賞之時,一支騎兵從舞臺前左側的空地上跑將出來。第一遭過去時,馬兒們踏著碎步悠然而進;待到亮過相后兜轉回來,就健步如飛地疾馳起來。

那夏夜山谷森涼氣息之中的花花綠綠的古戰旗,那將士們的閃著寒光的鐵甲,猩紅瀟灑的披風以及凜凜頭盔上的獵獵紅纓,馬身上的鞍轡、鈴鐸……將人一下子拉回到某個古遠的年代。

在歷史長河中,有多少英雄豪杰、佳人紅顏,而今都在哪里?真個是:“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可愛的女子們踏著笛聲飄然退場后,臺下的將士們即躍下馬鞍,闊步登上舞臺,跳起一支軍陣舞。舞蹈為獨舞、群舞交織。舞臺后方正中為黃帝、蚩尤兩方首領廝殺;前方則為漢、夷兩方布列嚴整的軍陣。皇帝、蚩尤二人身上掛有威亞,在追光燈下上天入地廝殺得不可開交,熱烈酣暢。士兵們則在鼓聲響動之處,沖入敵陣,肆意酣搏。二者互為映照,攻與守的情勢可從雙方將領的戰況了然。       真好個壯懷激烈的畫面,借《九歌·國殤》里的祝詞來說,就是: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敵若云,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余陣兮躐余行,左驂殪兮右刃傷。
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枹兮擊鳴鼓。
天時懟兮威靈怒,嚴殺盡兮棄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
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

要補充的是,群舞跳得較獨舞出色,舞蹈演員們的動作流暢圓潤,剛柔相濟,于跳躍騰挪中仍舊能夠整齊劃一,人們慣常所說的“陽剛之氣”在這里可以捕捉到其一二“神韻”。

舞蹈漸進入尾聲時,一縷悠揚的笛聲在寂夜中婉轉盤旋直入云天。女子們再次上得臺來,換上了一套明黃的霓裳,云鬢高聳,人手一管兒竹笛作歌吹狀,時代進入戰國。方才還在黃帝、蚩尤二人大戰的涿鹿之野,倏然間便到了燕王的大殿之上,令人目不暇接。燕帝正襟危坐于寶座之中,面前鶯鶯燕燕,穿梭如云,真個極盡紅軟香艷。

正在場外女子們生嘆生妒,男子們生訝生口水之際,空中忽地凌空飛來一位仙女。由于追光燈只打在她一人身上,那附扎于場館東西兩端的鋼索就看不見了,真讓人誤以為是天外飛仙。“仙女”成功轉移了人們的視線,連方才“紅軟香艷”的場面亦無人再理會的了。

“仙女”上下左右飛了幾個來回,就隱去了舞臺背后,并不理會眾人的艷羨。她那邊方才隱去,這邊便飛現出一對青年男女雜技演員,在空際表演起了“空中飛人”,引來叫好聲不斷。

一個舞臺,多個焦點,古今對照,相映成趣,收到一種反差的美感,好比撞色能產生奇特的美感是一般的。只是,“多焦點”在前面開場時已經用過了,此處再用難免有些重復。

后面以“祖沖之發現圓周率”、“祖逖聞雞起舞”為主題的舞蹈亦各有其亮點。前者在于借助LED屏模擬出的圓月大海背景。但見粼粼波光中水光瀲滟,中間一輪圓月自大海中升起。一片流動的清輝讓天與地連成一片,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塵世間的繁華喧囂被滌蕩一空。后者則在于運用舞臺表現技法——變換背景桃林(桃林由人扮演)的形狀,來表現空間的轉移,亦即祖逖與友人薄曦中在桃園中練劍追逐騰躍數里地的景況。

這種手法,早幾年在白先勇先生青春版《牡丹亭·游園驚夢》一折杜麗娘、柳夢梅二人花下相會一段中亦有見到。杜、柳二人花下相會是劇中的香艷橋段,去之,減輕了戲劇的感染力;留之,則怕引來道學家唾星兒橫濺。因此,通過場面(場面為杜家后花園,花草同樣找人扮演)的變換,欲遮還掩地來表現之、處理之,就顯得頗為巧妙了。記得當時看時即嘆為觀止,如今再次相逢,不禁生出親切感來。

后面為小品等節目。小品為“選舉老人官”,三位參選的“老人”或鶴發童顏、肌肉壯實;或涂脂抹粉,簪花戴玉;或五短手腳,短褂長袍。三人皆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抱臂立于臺上,等待著主持的小伙兒安排才藝大PK。一陣插科打諢過后,三人的騎馬舞、江南Style、“小蘋果”輪番上場,此外,亦有像模像樣的太極拳和舞文弄墨,大俗大雅。

晚會落幕后,大多數觀眾都主動留下來向臺上謝幕的演員們注目以示告別,然后陸續離場。看著他(她)們,我的心里亦充滿了感激,謝謝你們——漂亮的姑娘和帥氣的小伙子們,還有那編排舞蹈的幕后藝術家,謝謝你們用你們出眾的才能為我們帶來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三)

當晚回到宿處已經十分倦乏,但依然沒有絲毫睡眠的愿望。賀然睡熟后,便鎖上門偷偷溜了出去。走廊上,逢上李連澤和學生——  一個十五六歲的帥氣少年,提著一大袋子零食、啤酒去尋其他人玩夜場。大家意會心知,相視一笑。

出旅店行過一條不長的街,出去便是漫無盡頭的公路了。公路一側為蒼黑色巍峨的青山,一側絕壁下則為湯湯流水。脫下高跟鞋,光著腳在公路上緩緩而行,直走到燈火稀疏,沒入到夜色的深處里去。這樣的夜與靜,易于讓人進行某些思索,而砂磧在腳下磨研,亦讓人心里洞若觀火一般地清醒起來。

第二日起了個大早,賀然仍酣眠未醒。小女子脫了個精光,只著一條小短褲,擁著被子向里睡著,大白梨一般的一只,讓人忍俊不禁。本想叫醒她,但知道已成功晉級“宅神”的她自然是喚不起來的了。

出門后街道上已經有早起的人了,早點攤上稀稀地坐了些人。向右轉,望著與頭晚相反的方向漫無目的地行去,一路不乏興味地欣賞路邊的民居。這些沿山勢而建的民居都有著高高的臺基,與面前的公路形成一人多高的落差。門前種著的月季、向日葵、牽牛花、木芙蓉正且熱烈地開放著。數條羊腸小道延伸進后面更深的人家,隱約望見門里幾只啄米的雞悠然漫步,偶爾的,還能聽見幾聲狺狺的犬吠。

出了街,人煙漸漸稀疏起來,雖然天氣依舊不十分晴朗,但山卻還是顯得聳拔、清秀。河谷很開闊,河水卻并不十分豐盈。經過一座石橋的時候,看到對岸有馬販在兜攬生意,便走過去挑選了一匹馬。我一眼就相中了其中一匹有著棗紅色皮毛的馬,它高大而健拔,站在群馬中好比鶴立雞群,英姿颯爽。以前聽母親說過好馬的品相是:身長腰細臀圓高壯。這匹馬除了腰身稍嫌短了些,其他因素倒是都具備了,而尤其是那雙耳朵,厚而堅挺,真可謂“竹批雙耳峻”了。它也很乖巧,我上前撫摸它的時候,它并不阻拒,還很主動地把臉偏過來。驚喜之中,我湊上前去,用鼻尖摩挲它的鼻子,兩個對望著,望著望著,我忽然覺得它那雙大大的眼睛仿佛擠成了對眼(想來它看我亦是如此吧   : )  ),加之,它的溫熱的鼻息直噴在我臉上,癢癢的,就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想起有人說騎馬的要領,要在騎之前對著馬兒咬耳朵說些知心話,馬兒便會乖乖地載著你而不會撂你個屁股墩兒,我于是便如法炮制了。

在趕馬大姐的幫助下,我順利騎上了馬背,才要走,迎面又來了一對中年夫婦,看起來也是早晨散步遇見就湊了上來,討論了一會兒價格,大家便結伴同行而去。

一行三騎,妻前、夫中、我后,趕馬大姐則在地上緊隨著。中途我不耐煩慢吞吞地靜走,便兜起馬籠頭示意它跑起來。馬兒很聽話,“嘚嘚嘚”點起碎步小跑了起來,卻是從小土路徑接剪入了一旁的荒地。荒地里凹凸不平,雜草叢生。我心中擔憂,一再地喊“吁——”,同時掣動手中的韁繩,卻并未能夠制止住它,如此又兜轉了會兒功夫,心下不禁著慌起來,暗自出了身冷汗,最后見實在把控不住,就連呼趕馬大姐過來幫幫忙,大姐跑上來,口中指示,手下幫襯,不多功夫便制服了馬兒。

順利回到大路上后,再加入大部隊,中年夫婦倆不乏同情地看了看我,——  呃,有點掉鏈子,不過,好在還硬撐著沒帶哭腔——這個,也還算勇敢了好嗎!(尷尬)但,尷尬歸尷尬,我們卻因為這一出打開話匣子搭起話來,也算好事一件。夫婦倆開始問我些籍貫、行程之類的事來,我熱情回應,也向他們八卦起來。

回程的途中路稍微平順了些,我便又耐不住了,因為總有那么一些不甘心,——馬兒是用來跑的不是嗎?怎么可以一直這么慢慢吞吞地走?——于是轉過臉望著一臉厚道的趕馬大姐,央求她讓我再跑一陣兒。她很通融地笑笑,十分細心地教了我些要領——腳尖著蹬,身體前傾,一手執韁繩正中,一手扶鞍,要轉方向時就往一邊收韁。
我于是按照指示,雙腿一夾,口中喊聲“駕——”,聲落處,“呼——”地一下,它就飛將出去疾跑起來,揚起一路輕塵……

我盡量前傾著身子,留意著腳下的馬鐙好防止腳尖劃空,一手穩穩地扶著馬鞍,一手執疆,騎著騎著,漸漸地入了佳境……
清晨的風混合著河野與山林的清甜迎面地吹來,拂起頭發,恍惚間疑是馳了流星飛升、飛升、飛升……
啊,山之靈,我仿佛感覺到了你!

馬兒很乖巧,安然地把我送到了目的地(看來咬耳朵還真有效)。我撫了撫它的額頭和耳朵,又與趕馬大姐聊著天等夫婦二人回來告過別,就離開了。

蜻蜓在橋欄邊悠然地飛……

(四)

下午的漂流很好玩,大家拿著水瓢兒互相潑水,玩得驚心動魄,有些累了,明天還得要早課,容日后再補上吧。先放一張照片!:)

(圖一:左起我、李賀然)

分享到: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下载 安徽快三开奖公告 广东时时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一肖一尾中特平 幸运飞艇技巧图片 二八杠规则 时时彩qq群 2017买马最准的资料 天津时时时间差刷法 吉利平码主论坛全国第一基地 搜狐体育足彩胜负彩 百度多酷游戏助手 500万超级计划网 最新22选5开奖 香港准平特一肖论坛 天津时时靠谱吗